通知公告: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新闻中心

服务中心

预约热线 TEL:0551-63892300

公司新闻

“2+26”城市今起执行特别排放限值(中国环境报)

文字:[大][中][小] 发布时间:2018-3-7  浏览次数:414

               微信图片_20180307085935.jpg

                                               图为河北省环境执法人员在邯郸市现场检查河钢集团邯钢公司烟气在线监测数据。

123.JPG

01 收紧排放标准,污染物排放将大幅减少

晨曦,一列驶向北京的高铁飞驰在轨道上,朝阳从蔚蓝的地平线上一跃而出。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冯银厂到北京出差,看着高铁外的广袤天地,心中欣喜。尽管没有随手拍蓝天的习惯,他仍情不自禁地举起手机。致力于大气污染防治科学研究多年,他打心底里盼望“每天都有蓝天白云”。而这,也是每个老百姓对蓝天的期待。

201831日起,在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国家排放标准中规定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行业以及锅炉的新建项目,开始执行特别排放限值。这对于正在凝心聚力打好蓝天保卫战的“2+26”城市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并且影响深远。

“大气十条”第一阶段任务在2017年圆满收官,但这并不是大气污染治理的终点。

227日,环境保护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大气污染防治取得了阶段性明显进展,但与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因此,空气质量持续明显改善仍然任重道远。

“排放强度大是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秋冬季大气重污染的主因,尤其是火电、钢铁、石化、化工、有色、建材等行业是大气污染物的主要排放源。”冯银厂说。打赢蓝天保卫战,关键要大幅减少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执行特别排放限值、实施重点行业提标改造是污染排放总量削减的重要途径。”

所谓特别排放限值,是比污染物排放国家标准更高、更严格的排放要求。早在20132月,环境保护部印发《关于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中,就要求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三区十群”19个省(区、市)4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火电、钢铁、石化、水泥、有色、化工等六大行业以及燃煤锅炉项目,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20172月发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进一步明确要求,即在20179月底前,“2+26”城市行政区域内所有钢铁、燃煤锅炉排放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大气污染物执行特别排放限值。

在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执行特别排放限值,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此举必将倒逼企业转型升级,是实现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手段。

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大气环境规划部副主任雷宇认为,2+26”城市全面执行特别排放限值,对整个区域内企业提出一致要求,与区域污染联防联控的关键要素之一“统一排放标准”相呼应。与2013年的标准相比,此次执行排放限值要求的行业、区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扩大,执行范围由9 个城市扩大至“2+26”城市,执行城市的区域也由主城区扩展至全行政区域范围,新建企业执行范围增加了炼焦行业,现有企业执行范围增加了炼焦、水泥、有色、化工行业。这有利于推动相关行业企业主动作为、采取措施,减少大气污染物的排放量。

事实胜于雄辩。冯银厂告诉记者:“从监测数据上看,2017年主要大气污染物平均浓度相比2013年显著下降,重污染天气的持续时间缩短,污染范围缩小,污染程度也明显有所减轻。其中,在重点领域和重点行业推进的提标改造和大规模减排工程发挥了重要作用。”

QQ截图20180307143229.png

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2+26”城市全面执行特别排放限值需分步骤、分类型开展。“对有些基础较为薄弱的城市或某些行业来说,时间仍然很紧迫。”冯银厂说。因此,各地要根据自身的行业特点、污染特征、工作基础和技术条件,因地制宜地制定相应的提升改造方案以及相应的配套资金、经济鼓励等保障机制,加快提标改造工程项目的建设步伐。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一些城市早已有备而来。天津市环保局大气处副处长鲍金红,在介绍落实特别排放限值准备工作情况时,语气从容、淡定:“我们之前已经开展的工作中,已经增加了对化工等行业的要求。下一步,天津市将以化工等行业为重点,结合特别排放限值要求开展拉网式排查,实施清单式管理,落实属地管理职责,确保重点行业企业稳定达到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要求。”

冯银厂告诉记者,天津市2017年空气质量改善明显,很大程度上正是得益于在火电、钢铁、水泥等重点行业全面实施特别排放限值甚至更严格的地方排放标准。

看一组数据:天津市燃煤发电机组要求实现超低排放,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在特别排放限值的基础上收严三成~五成。35蒸吨以上非电燃煤锅炉实施超净排放,二氧化硫、颗粒物、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只有特别排放限值的25%~75%。“据估算,这些重点行业提标改造措施对天津市PM2.5浓度改善的贡献率在35%以上。”冯银厂说。

把压力化作动力,把目标层层分解。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一些省市自我加码,正有序推进各项工作。

河北省环保厅大气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早在2015年初,河北省就全面启动了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升级改造专项行动,河北省火电行业已完成超低排放改造,排放浓度比国标中的特别排放限值还要低50%左右,钢铁行业已全面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要求。同时,河北还制定了水泥行业、平板玻璃行业大气污染物排放的地方标准,两个地方标准均严于国家标准规定的排放限值。

提升排放标准是推进污染治理进程的有力支撑。河北省环保厅厅长高建民表示,2018年,河北将进一步提高治理标准,对钢铁、焦化等非火电行业实施超低排放改造,对燃煤电厂、焦化等行业“白烟”进行深度治理。

QQ截图20180307143309.png

在山西省中煤集团晋城热电的集控室里,技术人员正全神贯注在实时监控环保设备的运行情况上,通过调整各项数据指标,确保主要污染物达到超低排放标准。中煤集团晋城热电有限公司生产技术部经理路军涛说:“我们的脱硫系统由以前的3层改为5层、脱硫塔高度由32米增加到54米,脱硝系统催化剂由两层增加为3层,同时增加一套湿式静电除尘装置。通过这3方面的改造,有效降低了污染物排放,减排效果明显。”

政策再好,也需落地生根。执行到位,是重中之重。“环保部门近年来推进的一系列工作,为有效执行特别排放限值提供了更好的基础。”雷宇认为,排污许可管理的逐步推进对各地进行固定源的精细化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提供了更好的平台。此外,工业污染源全面达标排放计划的推进,对企业的排放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同时提高了对企业排放的监控能力。

当然,由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不同城市大气污染特征不尽相同、经济发展不均衡、污染防治工作基础和治理技术水平有差异,在全面落实特别排放限值要求的过程中,遇到困难在所难免。有些企业甚至会面临“不提标即灭亡”的生存窘境,而这是“转型升级、爬坡过坎”关键时期的正常现象。

冯银厂表示,大气污染治理的要求不是要阻碍经济发展,而是为发展提供服务。全面加严排放标准、提高行业环保门槛,是引导企业清洁化提升改造、促进转型升级和绿色发展、增强市场竞争力的重要抓手。“执行特别排放限值对环境保护的正向影响显而易见,将有利于形成产业与环境保护双赢的局面。”冯银厂对此充满信心。

QQ截图20180307143333.png

                                                                                                           来源: 环保部发布